第0247章 又来强敌

    渐渐的,猿奋发现陈明的内力无穷无尽,越打越心惊,挡回一刀后,连退了数步,停下了身子,立即问道:“你~你到底是什么境界?”

    “帝君后期!”陈明淡然的回道.

    “不可能!”猿奋直摇头。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陈明笑着说道。

    “那为何你的内力无穷无尽,还如此充沛?”猿奋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呵呵,竟然你发现了,我也让你死个明白,爷爷我的内力就是用不完的,忘了和你说了!”陈明调侃道。

    “坑爹啊~”猿奋有吐血的冲动,随时做好了撤退的准备。

    “嘿嘿,现在,轮到我来杀你了。”陈明冷笑一声,把身子一晃,便神奇地跨越了一段不短的空间,鬼魅般来到猿奋面前,手中的血饮刀带着一股恐怖的霸道气息,带着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势,狠狠砍向猿奋的毛绒绒的大头。

    “铛~”

    一声巨响,陈明只觉没有砍中,又被对方挡了下来。

    猿奋肠子都悔青了,和一个无穷内力的人打,完全是消耗战,早知道一开始就要全力相拼了,可现在他已经没有那么多的内力了。

    为了抵挡陈明这一刀,他几乎耗尽了所有内力,只感到一股滔天的吸力猛然从兵器相交的那一点传来,而他的真气如同黄河之决堤汹涌流逝而出,他心中大惊,连忙抽刀,但刀竟然黏在了一起,抽之不动,而就是这么一耽搁,内力彻底耗尽。

    “啊~”

    猿奋不甘心就这么死去,燃烧生命来转化内力,运功一震,终于把双刀震开,抽身退出了几十米,脸色苍白,目中第一次流露出恐惧之色,随时做好了撤退的准备。

    可转而一想,如果今天逃走,他的心中就会留下一个永远难以磨灭的阴影,今后要想在武道上再进一步,就不可能了,毕竟,输给比自己修为低的人,是一种耻辱,一种挥之不去的败笔。

    现在的情况已经逆转了,猿奋已经没有了任何优势,更何况陈明有必杀他的决心,内力不足的他,想逃也不太可能了。

    “嘿嘿~”

    陈明脸上露出怪异的色泽,死死的盯着猿奋,如果说之前对方想逃脱,陈明还阻拦不了,现在嘛,对方就是想逃,也是没有成功的可能了!

    “让我送你上路吧!”陈明脸上再次露出了残酷的笑容,如同杀神一样,扬起饮血刀,一步步向猿奋走去,每一步踏下,都发出一声轰鸣,气势也是高涨一分,吓得猿奋连连后退。陈明一个箭步,就来到了猿奋的面前,手中的饮血刀猛然劈下,作势要把猿奋砍成两半!

    猿奋大惊,本能的举起明月刀做最后的挣扎。

    “铛~”

    两刀再次相碰,火花四溅!猿奋只觉一股滔天巨力传来,双手虎口、爆裂,身上的衣服被恐怖的刀罡切开,一道可怖的血痕一直从额头延伸到小腹之下,差点就此tj!

    “啊~”

    猿奋发出一声凄厉的喊叫,借力向后倒飞,想要拉开和陈明的距离,但是,陈明的速度太快了,眨眼间就已经来到了他的上空,再次一刀劈了下去。

    “铛~”

    猿奋本能的举刀抵挡,但由于人是飘飞空中,没有借力的地方,便如同流星一样砸在玄冰地面。

    “砰~”

    伴随响声,以猿奋为中心,比铁还硬的玄冰地面向四周裂了开来,数条长达几米深的裂缝,可想而知,陈明的这一击有多大力量了。

    “噗哧~”

    猿奋忍不住吐出了一口鲜血,已经无力再战了。

    趁你病,要你命!

    陈明可不会手软,如陨石一样坠落下来,倒立俯冲,手中的刀带着一股浓郁到极致的死亡气息砍向他的头颅。

    “你好毒!”

    猿奋面怒绝望之色,怨恨的看了陈明一眼,闭上了眼睛。

    眼看这一刀就要砍下他的头颅,突然,另外一柄巨大的砍刀却从斜刺里猛然探出,抵挡了陈明这绝命一刀。

    “尼玛~”

    陈明大怒,向来者看了过去,只见是一狮人,和猿奋有几分相似。

    “很好,竟然敢杀我儿,今天我要把你碎尸万段,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狮**怒,对趁机滚到一边的猿奋看都不看,只是死死看着踉跄后退了十几步的陈明。

    陈明骇然,对方如此之言,定然是狮王,狮霸的父亲,是狮族秘境的最强者,拥有仙帝中期之境,比陈明还低了一个境界,刚才要不是被他偷袭了一番,又岂会踉跄后退。

    “呵呵,那就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陈明淡然一笑,浑然不惧。

    “哼,想必你也知道血饮刀的秘密!”狮王没有着急手,反而冷哼一声,和陈明讲了起来,“血饮刀乃大魔头的凶煞之物,我原以为是他杀了我儿,没想到今天在这里撞上了你,血饮刀不是你所能掌控的,我劝你还是乖乖的交出来吧。”

    陈明被说得一愣一愣的,刚刚还口口声声说要杀自己,现在又如此多的废话。

    “我说你这人屁话真多,有本事就来拿啊!”陈明不客气道。

    “我不是你对手,刚才没注意,现在我想跟你讲道理!”狮王冷静的说道。

    “讲你妹,让我先把这只猴杀了再说!”陈明看着逃跑到远处的猿奋说道。

    “请便!”狮王淡定的说道。

    陈明懒得理会于他,快速追上了猿奋,一刀砍下,猿奋连惨叫声都来不及发出,便死翘翘了,身躯缓缓软倒,脸上全是惊骇和恐怖,眼眸中全是不敢置信的光芒,本以为逃得了一命,本以为陈明要与狮王搏杀,完全料不到狮王也是理志之人。

    就在猿奋快要悔恨的闭上眼睛之时,狮王悄然而至,举起砍刀,对准陈明的后背砍去。

    陈明早已用天眼观察着狮王的一举一动,对方竟然敢来,自然还有后手,果不其然,对方是想趁自己杀猿奋之际,前来偷袭,真是聪明之举。

    不过,狮王的这点小计量,又岂能瞒天过海,陈明甚至连头也不用回,便轻易的闪躲了开来,同时,一刀毫不留情的结果了还未闭眼的猿奋。

    “不可能!”狮王骇然,发觉自己冲动了,连忙撤退。

    可是,已经晚了,陈明岂会让他有后悔的机会,心念一动,夺命毒剑便从嘴里一闪而出,眨眼就射在狮王的后背。

    “铛~”

    夺命毒剑被狮王的宝甲挡了下来,但并没有完全抵挡住,后背被夺命毒剑射入一个半寸深的伤口。

    “啊~”

    狮王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喊叫,声音惊天动地,声传百里,同时他借力狂奔,带着一股狂风,眨眼消失在了几公里之外。

    “想逃?哼!”

    陈明冷哼一声,急速追了上去,刚追到一半,突然又出现了两个狮人,都是狮身人面像,着实的骇然,武力值都在狮王之上。

    狮王也停了下来,对着身边的几个狮人说着狮族秘境的语言:“天哥、强哥,就是这个人杀了我儿,血饮刀也在他的手上!”

    “哼,血饮刀必须要夺回,不可被红发老头看到,否则将是一场劫难。”狮天有些紧张的说道。

    “对,我们狮族秘境的未来,就看这小子的命了!”狮强附和道。

    “天哥、强哥,这小子实力不在我之下,我们还是联手吧!”狮王提醒道。

    “哼,一个小小帝君,我还没放在眼里,不用你多说,你就老实当你明面上的族长吧,要是血饮刀抢不回来,你就自杀吧!”狮天用不容打拒绝的语气说道,看都懒得看陈明一眼。

    狮王郁闷的点了点头,没有办法,血饮刀是狮霸弄丢的,他这个当老爹的自然要为他负责。

    “天哥、强哥,你说那小子到底有没有被红发老头发现?”狮王紧张的问道。

    “最好不是这种情况,否则,一旦这小子把我们的事抖出去,别说你我,就是整个狮族秘境都要为之陪葬,冰雪秘境是怎么毁的,我想你不会不知道吧!”狮天冷冷的说道。

    “唉~”狮王叹息一声,只恨当初不懂事,为了一把血饮刀,弄得整个狮人秘境都陷入危险之境,一旦红发老头知道儿子是他们杀的,那么冰雪秘境就是他们的前车之鉴。

    从他们谈话之中,陈明隐隐猜到了一些信息,这个狮王并不是狮族秘境最强大的,他口中的天哥和强哥貌似已经突破了仙帝之境,陈明看不出他们的实力,对方也没有把陈明放在眼里,自顾自的和狮王聊了起来。

    “那就请天哥、强哥先把那小子给杀了吧。”狮王急切的说道,只要为儿子报了仇,接下来想怎么样,他都无所谓了。

    “对方是道君后期的高手,你好自为之吧!”精灵在陈明脑海中提醒道。

    “尼玛,坑爹啊,怎么时不时的就来个道君的高手,这一下还来两个,要怎么打啊?”陈明苦闷不已,当即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转身,急速飞翔而去,还不逃走,那就是傻子一样的行为。

    狮天和狮强非常装逼的看着陈明逃跑,想过会再追,脸上浮起淡淡的笑容!

    (欲之故事如何?请看下章分晓!请订阅支持正版,小笙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