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结丹第一百一十八章 瓤豆腐

    第一百一十八章瓤豆腐

    的确女娲以五味开启人类的感情,的确南宫咏思是在藏书阁变身为人的,但要说他什么都不懂,虚言的话纯属夸张,因为没有灵识他根本变不了人身。

    也许南宫咏思真的还欠缺一点儿,但你要把一个凡人关在屋子里,只是靠读书来了解外面,等有一天他真的出门了,还是缺少为人处事的经验的。

    正所谓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南宫咏思缺的就是这个,尤其是在对待人心上,所以说,虚言说什么五种天下最苦甜辣酸咸的,就是在整他。

    南宫咏思心里也明白,但谁让他当初图省事没去管那些山神新娘呢,但他已经名副其实的尝到了苦头,他认为也足够了。

    “师父离开万寿仙院四处寻游,就说明他已经玩够了,难怪你还要继续整我?”南宫咏思故意苦着脸看她。

    郝苗苗笑了:“我是想着有备无患,万一虚言道长哪天又想起来了…”

    “不是存着呢吗?到时候哪怕当他面试也来得及。”话是如此,但南宫咏思可不希望真会有那一天。

    那么辣的东西,就算每样只尝一点,就算有蜂蜜当后援,也是能要命的,郝苗苗提试吃也只是开玩笑,当然不坚持,“那这天下最辣的我们就算找到了,然后就要找天下最酸的吧?”

    天下最酸的…据虚言说,那是女娲用来炼五色石的水,而且那水还是放了亿万年的…亿万年的水…南宫咏思想着胃就不舒服。

    所以他退缩:“不用非找着吧?”

    “不行,这是虚言道长说的,”郝苗苗坚持,因为“我知道虚言道长自己叫自己虚言,就因为他说的话至少有一半不是真的,但往往你信他的就平安无事,不信他的偏偏就一语中的。”

    还的确如此…南宫咏思苦笑,当初他出兜率宫时虚言就告诉他不要太在乎那张脸,他以为是玩笑话,结果数百年后应验了。

    “取来的也未必马上就得喝,我们先存着。”郝苗苗就是觉得找着了心里才有底。

    也是…南宫咏思想到自己师父那半真半假,常让人分不出真假的预言能力,完全同意了郝苗苗的小心谨慎:“那我们该往哪儿找?”

    郝苗苗想了想:“酸水也是水,应该问水族吧?何况虚言道长还说了那天下第一咸是东海某处的盐粒,我看我们是不是找龙族打听一下?”

    “龙族?”南宫咏思皱起眉头,直截了当的申明,“我不想见敖欣,你也不要去见他,几千几万年都不要见。”

    不是南宫咏思霸道,他和郝苗苗两辈子加一起认识也快上千年了,所有的感情已不需要掩饰,有什么就直说什么。

    所以郝苗苗也明白他为什么不见敖欣,对此只有高兴,于是好脾气的点点头:“不见就不见,那我们去西海找敖姐姐?”敖静婉就在西牛贺洲的宁河住着,倒是路程更近些。

    那女的帮敖欣做过媒…南宫咏思寻思着:“不如我们往大雷音寺那边走走看,说不定能遇上寒祥,你不是也想找龙九子道谢吗?”

    说道敖寒祥和龙九子,郝苗苗也同意了。

    “不过说道盐,现在快八月十三了吧?”南宫咏思忽然问道。

    郝苗苗会意:“那我们先去南赡部洲吧,有金钗划开结界,赶得急拜厨师菩萨。”

    ……

    南赡部洲的中土川府之地,有拜厨师菩萨的习俗,传说这厨师菩萨原本姓詹,因为做菜的厨艺出众被招为了御厨。

    然后有一天,皇帝问詹御厨吃什么最香,詹御厨回答说吃盐最香,皇帝以后他居然敢开玩笑,于是一怒之下将其杀了。

    后来因为这件事,别的御厨做菜再不敢放盐,皇帝吃着不放盐的菜果然不香,于是后悔,追封詹御厨为王,并修了庙,供奉其为“厨师菩萨”。

    八月十三,就是厨师菩萨庙会的日子,也是这一带大酒店收徒弟和徒弟出师的日子,这一天全部的厨师都会来上庙烧香。

    郝苗苗和南宫咏思只是进了个县城的小詹王庙,这里就已经非常热闹了,不过詹王的真身并不在这里,听说是四处云游学艺去了。

    连厨师菩萨还得去学艺…郝苗苗和南宫咏思相视一笑,他们也继续去找人间五味吧。

    “两位慢走…”叫住他们的是这里的庙祝,庙祝一般是管凡人的事,所以一般也由凡人当任,例如怀南城城隍庙的庙祝就是。

    不过这儿的庙祝是个老者,当地人以为他不过七老八十,郝苗苗和南宫咏思却看出他至少两百多岁了,老庙祝也认出他们不是凡人,才说了詹王出游去了。

    “你们中间可有姓南宫的?”老庙祝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

    “我就姓南宫。”可南宫咏思记得他没有告诉过老庙祝。

    “那就对了,前几天有个年轻道士过来,留下一封信,说是让我转交一个姓南宫的修仙者,说他詹王庙会那天会过来,这不,今天差点忙忘了。”老庙祝说着从袖里取出一封信。

    不会看笔迹,光凭信上余留的仙气南宫咏思就能肯定:“这是家师的信笺,多谢老先生了。”

    谢过庙祝,南宫咏思和郝苗苗出了詹王庙才敢面面相觑,虚言这回可是名不虚传的神机妙算了。

    “看看信写了什么?”郝苗苗有点好奇又有点害怕。

    南宫咏思怀着同样的心情打开信纸,纸上只写了两句话:徽地的瓢豆腐不错,城隍庙也不错。

    那就去一趟吧。

    ……

    瓤豆腐的确是道出名的菜,其做法是将豆腐切片中间挖洞,塞入猪肉末、虾仁末等拌成的馅,下油锅炸至金黄色,再浇上糖醋、绍酒、鲜汤加湿淀粉勾成的芡汁。

    其成品外脆里嫩,酸甜可口。

    郝苗苗和南宫咏思尝过后还带走一食盒,做为送给本地城隍爷的见面礼。

    这里的城隍爷与郝苗苗并不认识,更没见过南宫咏思,但他曾在地府见过郝仁,说起来也不是外人。

    其实郝苗苗和南宫咏思一到城隍庙门口,就明白虚言为什么指名说这里不错了,于是郝苗苗问城隍爷:“请问谢城隍,这城隍庙上的对联是何人所书?”

    本地城隍爷姓谢,谢城隍闻言摇摇头:“这对联自老夫上任时就在,老夫也问过前任城隍,据说是再前任时就有的,大概离现在已经五、六百年了,具体时间已经记不清,更别说是谁写的了。”

    郝苗苗和南宫咏思都有点失望,这样的对联居然不知道是谁写的,南宫咏思还猜测是不是他师父写的呢。

    “谁写的并不重要,老夫想当年写对联的人之所以不留下姓名,为的也是希望人们更看重的是对联的内容吧?”谢城隍微笑说道。

    郝苗苗和南宫咏思一怔,然后也笑了,的确是他们着眼点弄错了。

    ……

    辞别了谢城隍,郝苗苗和南宫咏思出了城隍庙,却不约而同再回头,又细看一遍城隍庙那有数百年的对联。

    对联是木制的,黑底金字,样子很新,据说有香客每年出资翻新,看来其内容的确深入人心。

    这上联是:泪酸血咸,悔不该手辣口甜,只道世间无苦海;

    下联是:金黄银白,但见了眼红心黑,哪知头上有青天。

    五味对五色,尽写出劝世之心,南宫咏思轻叹:“人类啊…”

    “做人也不容易…”郝苗苗也有感悟,“我想虚言道长特地让我们来看这付对联,就是想告诉我们做人不易,莫做过了头…”

    的确,以他们的能力,做恶也会比凡人更厉害,虽然不至于被金黄银白迷得眼红心黑,但世上的****又岂止金银这一种?

    “你的弱点是什么?”南宫咏思忽然问。

    “你,我爷爷,田姐姐,错错,还有许多对我好的人。”郝苗苗答得干脆,然后反问,“那你呢?”

    “你,我师父,还有那些同门。”南宫咏思也马上就给出了答案。

    郝苗苗笑了:“你的弱点比我强,这里面只有我是最弱的。”

    “的确…”虚言和他的师兄弟们比他还厉害,成不了弱点,“那我拿你怎么办呢?”南宫咏思故作苦恼的看着她。

    郝苗苗不慌不恐,落落大方的直视他:“我会不断进步的,现在我已经是元婴中期的修为了,以后会升上出窍期、分神期、渡劫期、飞升期,就算你先我修成正果位例仙班了,我也会追上来的,哪怕用一千年一万年的时间。”

    南宫咏思目不转睛的看她:“找个同是修仙者的伴侣真好,人类女子哪能对我说这种话?”他庆幸。

    “可我也算是人类。”郝苗苗提醒他,“而且我在奈何桥边见多了,为不忘旧情,人类女子有不少拒绝喝下孟婆汤的,甚至有喝了也忘不掉的,反倒是人类的男子,忘掉的比记住的多,所以我当年下凡时,田姐姐再三告诉我人类男子不可信。”

    “可我不是人类男子呀,”南宫咏思先摘出自己,“而且不说别的人类男子,单你们郝家的那个郝乐平就不错吧?”

    提起那个娶了杜鹃的郝乐平,郝苗苗不由得点点头,南宫咏思趁机又说道:“你也说过人与人不同,妖与妖也不同,岂能以点带面?”

    郝苗苗笑了:“我只是忽然觉得长生不老就是好长好长的时间,我们真要不在人间烟火中迷失,就得常提醒自己。”她再看向那对联,虚言道长让他们专门过来,不也是为了提醒吗?

    “所以啊,我们才需要伴侣,为的就是在漫长岁月里互相提醒,若你忘了我就告诉你,若我忘了你就告诫我,可好?”南宫咏思向她伸出手。

    “好。”郝苗苗与他回握,仙途漫漫,幸好有你执手。

    (全书完)

    (感谢一直支持本书的所有读者朋友,谢谢你们陪食为仙一路走下来,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