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番外 送花记

    某日,律师事务所里正一派繁忙景象,就在众人埋头苦干之时,一个快递员站在门口喊了一嗓子:“梁浅深小姐在这里吗?”

    辛嘉妮最先反应,一抬头倏然愣了下。

    紧接着,其他几个人也看向门口,同时露出“咦~”的表情。

    “她现在不在。”

    “那你帮她签收一下。”

    嘉妮看着这一大捧香槟色玫瑰狐疑了一会,手上草草签过。

    等梁浅深一回到事务所,立刻感受到各方传来笑眯眯却又有点令她有点寒的眼神。还未等她想明白,辛嘉妮已经一把将她拉到办公室,然后指着她桌上的那一大束玫瑰相当严肃地说道:“这怎么回事?”

    浅深白了她一眼,拿出纸巾擦了擦汗,说:“我哪知道。”

    浅深拿起花看了半天,也没找到留言卡之类的,又问嘉妮:“谁送来的?”

    “花店……人家也没说是哪位俊杰。”嘉妮说得酸溜溜的,“你又惹得谁春心荡漾了吧。”

    浅深当做没听见,皱了皱眉,挥挥手,说:“扔了。”

    这下反到换做嘉妮发愣:“就这么扔了?”好像……怪可惜的。

    浅深已经开始看刚从法院拿回来的资料,头也没抬地说:“扔了吧,”后又补充一句,“这件事别到你哥那瞎掰。”

    嘉妮不怀好意地笑了两声捧着花走了出去。

    但是,事情并没有到此为止,送花的神秘人在之后每天早上9点准时派人把话送到,无一例外,都是香槟玫瑰。

    起初,浅深依旧采取“该扔就扔”的作风,久而久之事务所的人看不下去了,纷纷从她的魔爪中把那美丽的花朵抢救下来,于是,事务所里整日弥漫着美妙的玫瑰芳香,几乎每桌上都摆着几支玫瑰。每个到这里办事的人都被这一片片的香槟色给迷得啧啧称叹。

    浅深现在也习惯了,一开始她还有点恼,这是什么人呐,不留名不留姓,一个劲地送玫瑰,浅深去过几次花店,店员的口风紧得跟贴了胶布似的。这么些日子下来,要不是她怀孕了,别人都以为她搞婚外恋了。

    自浅深怀孕以来辛梓就不让她自己开车上班了,每天都是由他送浅深上班,接浅深下班,这般体贴温柔弄得办公室好几个待字闺中的女人眼红得不得了。

    这天,辛梓照例送浅深上班,可不料浅深粗心大意的将一份文件落在车里,辛梓开了一段路又折回去,亲自送到楼上。他走到门口的时候,浅深恰好在签收每日必到的玫瑰,然后接过那束花微微皱眉。

    送花的人匆匆离去,辛梓走到浅深面前递上文件笑道:“你看你,又粗心大意了。”

    浅深显然没料到辛梓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呆了两秒,回过神来的时候飞快地将玫瑰花塞到嘉妮手里,嘉妮见势立马自作聪明地解释一句:“我们事务所订来美化环境的。”

    浅深差点吐血,心道:你拿着就赶快去处理掉,废话什么。

    辛梓倒像是没什么,叮嘱了浅深两句便走了。

    可不知为什么,辛梓这没什么反应的反应让浅深有些别扭,晚上回到家后两个人坐在沙发看电视,浅深抱着辛梓的胳膊状似无意地说:“那些花其实是有人送我的。”

    边上的人没反应。

    浅深把头往辛梓那又靠了靠:“送了有一段时间了,都是香槟玫瑰,可我不认识那人,你说这会是怎么回事?”

    说完,浅深悄悄抬眼偷看了下辛梓。

    辛梓似乎看电视看得特别专心,眼睛盯着电视屏幕一动不动,他像是好半天才把脑筋转过来,慢慢回了一句:“香槟玫瑰什么花语?”

    浅深愣了愣,茫然道:“不知道。”可转念一想,又忙说,“什么花语跟我又没关系。”

    辛梓似乎笑了笑,低过头亲亲她的额头:“不用跟我解释什么,没事。”

    浅深忽然气鼓鼓地推开他,老大不高兴地别过脸,想当初有人觊觎他的时候她如临大敌似的把对方杀得不敢回头,可现在呢,有人yy他老婆,他怎么就没点紧迫感。而且,算一算马上就要到他们结婚纪念日了,这可是他们第一个结婚纪念日,但辛梓貌似没什么动静。而现在他也没像以前那样过去哄她,浅深倒也不是真的耍性子,过了会只是有些郁闷地先上楼睡觉去了。

    在她背过身上楼的时候,辛梓才转过头看了她一眼,嘴角隐隐有着莫名的微笑。

    送花的日子持续了整整27天,最后一天的时候,浅深闭着眼签好名收下花,然后顺手塞给嘉妮。正当她准备进办公室的时候,突然听到嘉妮略微迟疑的声音:“怎么有张卡片?”

    浅深停住脚步退回去:“拿给我看看。”

    看来这送花的人终于是按耐不住了,也是,平白无故送了快一个月的花,砸了那么多钱,总不能白白浪费了。浅深心里猜想着会是哪位仁兄下这么大手笔,虽然她不太相信会有人脑门子发热追一个孕妇……

    拆开信封,拿出卡片,只扫了一眼,浅深的神色就变了。嘉妮还没把“上头写了什么”问出口,就见梁浅深一把抱起花对她说:“赶快!把所有的花都收回来,拿到我办公室!”

    嘉妮不明所以,可还是照做了,不一会儿,浅深办公室就真的成了玫瑰花的海洋。几个同事和嘉妮把最后一束花放到浅深面前,忍不住问:“你这是怎么了?”

    浅深显得很激动,来回在花堆里走动,坐下来抱着花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

    嘉妮一头雾水,不禁又问了遍:“你怎么了?”

    浅深却忽然站起来说:“我要出去一趟。”

    嘉妮急忙拦住她,惊得一身汗:“你要去哪?我送你。”她哥千叮万嘱,浅深要出去她得问清楚,或是送她去,免得出差池。

    浅深摇摇头说:“我去你哥那。还有,所有的花,统统不准动,我要把她们全部做成干花保存起来!”

    “啊?”

    “小妮,”浅深走了两步又折回来,忽然抓住她的肩膀异常认真地说,“嫁给你哥是我这辈子做过最正确的一件事。”

    浅深急不可耐地出门去了,嘉妮好奇地拿起桌上的那张小卡片看了看,上面俊秀的笔触异常熟悉:

    浅浅:

    亲爱的,不知我这么叫你你会不会觉得肉麻呢,但明天就是我们结婚一周年纪念日,请允许我这么叫你。

    谢谢你在一年前的那个时候愿意嫁给我,谢谢你在历经那么多之后回到我身边,谢谢你为了我辛苦地怀着宝宝,还有很多谢谢,但我不知从何说起,我只想说娶到你,我很幸运,有了梁浅深的辛梓才是最幸福的。

    我问你香槟玫瑰的花语是什么,你说不知道,那我现在告诉你,它的意思是我只爱你一个。

    27天代表我们过去的27年,以后的日子,我也希望与你,还有我们的宝宝,一起度过。

    亲爱的,想好明天怎么庆祝了吗?

    嘉妮感叹,要不是自己亲眼所见,真难想象她那个沉闷的老哥还会这么有情调,玩起浪漫。一个月的送花历史……恐怕整个所里没人能再打破这个记录了。

    不过想想也是,每个人在外人面前和在自己爱人面前总是不一样的。就像梁浅深,别人看来她是一个如此骄傲能干,甚至有些眼高于顶的女人,可在她哥面前就是一个可爱小女人。她老哥也是吧,不论在他们看来怎么冷静淡定,面对浅深就是一个温柔的爱人,只想把最好的给她,那最爱她的心爱她。

    嘉妮将那封信完好地放回到浅深的办公桌上,那上面隽永深刻的笔触映着窗外的阳光散发着幸福的金色光芒。

    就让他们小两口浪漫去吧,真是羡煞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