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是天才还是脑残

    龙且道:“我是真的看完了。”他随手取过一本书,“不信你顺便抽一段让我背。”

    余晓佳以为龙且是捉弄她,也生了几分意气,取过那本厚厚的《中国人史纲》,顺手翻开,报了个页码和行数--令人震惊的一幕发生了,龙且张口就背了出来,还道:“这书里的字是由俗体字演化而来,只有乡野村夫惯用,幸好我也认得一些,后来又找到了一本字典,互相对照着,总算看了下来。这字典里的拼音之法倒是有用,儿童启蒙最是方便不过。还有标点符号,也是识文断句的妙法。”

    余晓佳和小惠根本顾不上龙且夹七夹八的话,两人都被龙且过目不忘的能力给惊呆了,余晓佳又取了几本书来,让龙且背,那书的种类五花八门,有历史、地理、哲学甚至还有马列,没想到龙且倒背如流。

    小惠哇地大叫一声:“太厉害了!太厉害了!龙大哥,你这一手都可以上春晚了,报个吉尼斯纪录都没问题!过目不忘,倒背如流啊,我以为这种能力只有话本小说里才有呢!”

    余晓佳却叹了一口气:“龙大哥可惜了,你有这样好的悟性,小时候却没有好好读书,要不然,如今肯定是个了不起的大学者。”

    小惠轻轻用胳膊撞了余晓佳一下,凑到她耳边低声道:“余姐姐,龙大哥一定是那种有着超强记忆能力的特殊人员,就象自闭症儿童、雨人什么的,他只会死记硬背,那可不是真正的学习。”

    余晓佳噢了一声,电视选秀节目上的确有这样的人,其实脑部发育有问题,只会死记硬背,这龙大哥要真的非常聪明,怎么也不可能连个衣服钮扣、裤子皮带也不会系啊。可惜可惜,原来是个脑残的。

    龙且将小惠和余晓佳的话听了个清清楚楚,但他并不想解释,夏虫不可语冰,这两个2200多年以后的子孙后代,又怎么知道他的绝世风采,想当年,他在咸阳城中坐车而过时,多少闺中少女悄悄从窗户后看他,为了他相思入骨,可到了小惠眼里,他成了一个傻子。算了算了,身为祖宗,总不能为了这个和后辈闹脾气。

    龙且取过一本书:“小惠姑娘,这又是什么书,我却不认得这上面的字,弯弯曲曲,如蚯蚓一般。”

    小惠接过一看:“啊,这是英文书,原版的医学书籍。”

    龙且倒是在历史书中看到过有关英国的介绍,也知道这炎黄近代受到过英国深重的灾难,他道:“原来这就是英文。我看历史,近数百年来,西方列强远胜我炎黄,这英文书里,倒也有真本领,小惠你能不能教我英文。”

    小惠张口结舌,她是警察啊,自己英语也只是应付考试用的,典型的哑吧英语,怎么可能用来教龙且,她看向余晓佳,余晓佳迟疑道:“我虽然是教数学的,不过教些简单的英语不成问题,只是不知道龙大哥有没有耐心学。”

    余晓佳当龙且是心血来潮,更何况一个丝毫没有受过基础教育的农民,学英语又有什么用,不过,龙且过目不忘的能力,用来记背英语单词倒是正合适,英语嘛,关键是单词量。这样想着,余晓佳倒有些跃跃欲试,“行啊,我找些初级英语课本来,抽空教你,不过我的口语不太好,你真要想和外国人交流,还得找个专业的英语老师来。”她这是拿龙且开玩笑了,一个盲流,哪里请得起专业的英语家教。

    龙且却正儿八经点了点头:“那可好极了,有劳余姑娘了,如果有可能,我还想学这几门外课。”说着回书架上翻腾了一阵,取来了几本法文、德文、俄文书--余晓佳一拍脑门,天哪,小惠说得对,这位龙大哥真的脑子有问题,他这是耍宝啊!

    就在这时,白小飞嘴里吐出一声****,缓缓睁开了眼睛:“发生什么事了?我这是在哪儿?”小惠大喜,扑到白小飞身边:“白小飞,你醒了?太好了!我们现在在图书馆,这里很安全,也不知道为什么,里面的尸兄突然都跑了出来--总之我们现在都安然无事,你哪里不舒服?要喝水吗?肚子饿不饿?”

    面对着小惠连珠炮般的询问,白小飞心底一阵温暖,知道小惠是真心关心自己,他摸了摸包扎好的伤口,感受了一下自己的体内,迟疑道:“体表的伤口倒没什么,剧毒也已经消解了,只是觉得体内怪怪的,好像有什么古怪的东西进入了我的身体,身体、身体就象--唉呀--”

    白小飞惊叫一声,抚着自己的心脏--他感到自己的心脏正在激烈的跳动,几乎要将胸腔撑破一般,那种感觉,有点像尸兄病毒第一次注射入自己身体一样,但现在心脏的跳动更为古怪,力量更强,甚至跳动时还有着奇特的韵律。

    白小飞惊叫着,难受得抓挠着全身,嚷嚷着:“好涨,好涨,我、我要裂开来了!”

    小惠和余晓佳齐齐扑到他的身边,七手八脚摁住了他,免得白小飞胡乱伤到自己--他刚才伸手在全身乱挠,将绷带都扯了下来。

    小惠眼泪直流:“这是怎么了?这是怎么了?白小飞的身体不是好好的嘛,哪有裂开来?”

    余晓佳稍微冷静点,借风之力束缚住白小飞,细细检查了白小飞的身体,除了他刚才自己胡乱抓挠留下的指痕,白小飞身体一切正常,既没有肿更没有裂。

    余晓佳劝慰小惠道:“白小飞的身上并没别的异常,也许是心理的原因吧,他无数次险死还生,给他的心理压力太大了,听说美军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战场,也有类似的表现,莫名的疼痛,还有噩梦,抽搐,叫战场综合症。”

    小惠擦了把泪,握着白小飞的手:“白小飞,你要坚持住啊,别忘了小薇还等着你去救呢!”

    白小飞迷迷糊糊地道:“对,小薇,我要去救小薇,我不能死,不能倒下,我要保护小薇……”

    龙且冷眼旁观,他知道,白小飞这番古怪的表现,既不是伤,也不是病,而是体内有了自己度过的那一滴精血后,产生的反应,只是他的身体实在太弱,无法顺利吸收精血所致,以致精气外泄,才有身体肿胀破裂之感。

    龙且有些不满,这白氏应该流传下来一些正宗的功法,在功法辅助下,白小飞完全可以吸收这些精血,以致进入混元之境,可没想到,他根本不懂得用功法来消化、吸收精血,就如同一个乡下土包子,拿着大把的钱不知道该怎么用,买了两碗豆浆,吃一碗倒一碗,倒有近半被浪费了。真是不当人子,不当人子。

    这白氏后人,怎么落到了如此地步?噢,知道了,如今人们只相信科学,将老祖宗留下的宝贝都破四旧给砸了扔了烧了,就算好不容易遗留了下来,在西方发达科技下,也被视为封建迷信,统统扫到历史的垃圾堆里去了。

    龙且突然吟唱起来,只是词句都是古文,非常拗口,小惠和余晓佳都听不明白,只是半昏迷中的白小飞喃喃道:“这、这是我家祖传的功法!奇怪,是谁在背诵,我小时候爸爸逼着我练习,至今没有停顿……咦,身体好受些了。难道练这功法,对我的身体有好处?”

    白小飞声音极轻,又含糊,小惠和余晓佳都没听明白,只见白小飞勉强撑起身,盘膝而坐,摆了个五心朝天的姿势,面上的表情渐渐平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