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一人双魂

    不朽大师心系万民,悲天悯人,叹了口气,这尸兄基因如石破天惊一般出世,实在是古怪,隐隐与自己小时候学道时,听到过的一个传说相仿佛,只不过--自己一定是想岔了,那是2200多年前的事,而且那人早就隐灭在历史和传说之中,绝对不可能是他。

    这时,有位战士来报告,不朽大师和尼玛的房间已经准备好,不朽大师告辞正要离去,司令员突然涨红着脸道:“大师,请等一下。”他迟疑着道:“原本我不该以私情乱国事,只是我毕竟是一个父亲,玲珑是我唯一的女儿,她现在以灵魂状态寄居在蓝海体内,请问大师,有没有办法让玲珑康复成活人?”

    不朽大师把手贴在耳背:“你说什么?饭菜已经备好了?我不饿,多谢了。”

    旁边的尼玛差一点笑出来,师傅碰上不想回答的问题时,就会这样装聋作哑--他老人家年高德重,对方吃了这样的闭门羹,也说不出话来。

    只不过,尼玛一向和玲珑交好,她安慰司令员道:“司令员你放心,我和大师一视同仁,会全力救助所有的受难者的。”她冲着司令挤了挤眼,低声道:“玲珑是我的好朋友,她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你尽管放心。”

    司令员连声道谢,一边接过不朽大师装药的皮口袋和药方,吩咐各大药厂全力开工,向全民免费供应预防药物,皮口袋里的药,那可是撒手锏,总要好好敲一敲洋鬼子的竹杠才是。

    听说那些恐惧尸兄病毒感染的财团首脑,都将自己关在特制的全封闭堡垒里,喝的水,都是自己排出的尿--当然是经过了再净化的,以此来确保不被感染。

    只是自己可怜的女儿--唉,只能委屈她再在蓝海身体里多呆一会儿时间了。

    ……当浮空战舰炎黄一号升入万米高空,向H市进发时,在H市里的基地--

    “啊!”一声粗犷的吼声在浴室里响起:“这、这是什么东西!好丑!好恶心!为什么我身上有这样的东西!”

    “喂喂喂,玲珑大小姐,你别乱抓啊,我的身体都要被你抓坏了。啊,好痛!”

    “蓝海?!是你?咦,我没死?可是,为什么我会在你的身体里?喂,你这个变态,为什么光着身子,还站在镜子前,让我一睁眼就吓了一跳,还以为看到了裸身癖。”

    “玲珑,你被白发SSSS感染者杀了,幸好我将你的灵魂引渡到了我的体内保护了起来,现在你和我是共享一个身体。我们刚刚在浴室里洗完了澡,所以光着身子很正常。”

    玲珑闭上了眼睛:“我才不想看这样恶心的身体呢。”

    蓝海苦笑道:“大小姐,这样子我怎么穿衣服啊,难道你想裸奔?”

    玲珑只得睁开眼:“快穿衣服。”

    蓝海边穿衣边嘀咕道:“就是这具你看不上眼的身体,才保护了你没有魂飞魄散,你大小姐就不要挑三拣四的了。”

    玲珑等蓝海穿上衣服后,这才松了口气,忍不住道:“真想不明白,你们男人带着那东西晃来晃去不碍事儿吗?”

    蓝海没好气地道:“我们男人还奇怪,你们女人胸口顶着那两块肉会不会重心不平衡摔跤呢。”

    玲珑正想吵嘴,突然心一酸,抽泣起来:“蓝海,邪罗汉死了,变色龙死了,鬼棍死了,尔多也死了,特能五队,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我、我连吵架的人都找不到了。呜呜呜……”

    尔多也一样心情悲痛,只是他没有哭--因为他的两只眼睛都被玲珑控制在那儿大哭特哭了,他想哭也没器官可以使用了--尔多叹了口气:“玲珑,不要伤心,咱们特能五队的每一位战士,都是战斗而死的,没一个是孬种!而且,尔多不见得就死了,他被白发打飞了,基地正派出战士去搜索营救他。”

    听到尔多有可能活着,玲珑收住了泪:“我被那白发砍头后,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事,基地目前状况如何?”

    蓝海边往外走道:“基地还好,有近半设施被保住了,平民和技术人员伤亡也不大,多亏了白小飞他们,你倒下后,我光顾着保护你,是白小飞他们奋力与那个SSSS感染者殊死作战,才保住了基地。”他把自己的所见所闻在脑海中,与玲珑共享,玲珑刹那间就了解了全部情况。

    玲珑叹了口气:“没想到我们无意中带回基地的这几个尸兄病毒感染者反而帮助了我们,蓝海,我倒有个主意,咱们干脆把白小飞、余晓佳吸收进特能队吧,重建特能五队!”

    蓝海脸上发苦,摇了摇头:“我正要带你去见白小飞他们呢,他们说想离开基地。”

    蓝海-玲珑匆匆赶到医务室时,白小飞正被余晓佳和开胃奶按倒在病床上,余晓佳抽泣着道:“白小飞,你先把自己的伤治好吧,小惠被那个白发的SSSS感染者抓走了,我能够理解你的心情,我也想去救小惠!可是,我们和白发的实力差距太大了,你这样子,根本打不过白发的,这不是去送死吗?!”

    白小飞一阵咳嗽,鲜血不住地从他的嘴里涌出来,他知道,自己这一次在白发手里受伤极重,更重要的是,他惊骇地发现,自己刚刚注射改良后的兴奋剂的变异能力,居然在渐渐消失,比如自己最依仗的自动恢复能力--换在以往,自己就算是骨折、内脏碎裂,好好休息一阵后,就又能恢复如初。可现在,他体内剧痛如裂,根本没有丝毫好转的迹象。

    白小飞想起,那白发SSSS感染者曾经大骂自己是竖子,说自己只知道依然外来的力量,难道说,这白发剥夺了自己从尸兄基因里获得的能力--改良兴奋剂的本源也是种尸兄病毒啊。

    --这并不是不可能,那白发SSSS感染者摆明了是尸兄中的大BOSS,甚至有可能就是本源,那他还真有办法取走自己体内的尸兄基因之异能!

    但是,哪怕自己变成了一个普通人,那也要去战斗!

    因为,小惠被抓走了!

    白小飞挣扎着推开余晓佳和开胃奶:“放开我,让我起来,我死不了,咳咳,我要去救小惠,那个白发对小惠不怀好意,我绝不能让小惠落到他的手里!”

    余晓佳跺着足道:“白小飞,你看看你现在这样子,连我也对抗不过,又怎么和那个白发去打--你的异能,似乎全都消失了。”

    白小飞突然手腕一转一抽一推,将余晓佳和开胃奶齐齐从自己身上震开,他的用力并不大,但施劲的方法却极巧妙,余晓佳和开胃奶连退几步。

    白小飞举起自己的手:“不,我的力量依然存在!但是,并不是兴奋剂中的尸兄基因给我的外来的异能,而是我的祖传功法的力量!”

    白小飞低沉地道:“我不知道那白发SSSS感染者到底是谁?是什么来历?但是他显然对我白氏一脉非常熟悉,知道我的祖先是秦国白起,更知道我有祖传功法。他对我的嘲笑的确有道理,我一直沉迷于尸兄基因方便快捷地力量,却忘了我的祖传功法。”

    “我记得龙且大哥在图书馆曾经对我说过,我的祖传功法极为玄妙,博大精深,只要持之以恒,我就能再创先祖的丰功伟业。可惜我当时并不在意,甚至因为注射了中和剂压制了尸兄基因,而垂头丧气。现在想来,我就像那个买椟还珠的蠢货,不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好东西。”

    “现在,那白发不知道是故意为之,还是无意中散去了我体内尸兄基因给予的力量,但是,我的祖传功法却是他无法剥夺的,只要我善于运用这力量,我一样拥有与尸兄一战之力!”

    白小飞双眼发亮:“你们不知道,我自小练习这祖传功法,无论寒暑,从不间断,以前我傻乎乎的一直以为这功法只是花架子--不,比花架子也不如,连点强身健体的效果都没有。可其实,我如今才发现,这20多年的练功,早在我体内打下了扎实深厚的基础。自从我在图书馆突然领悟到这功法的力量与妙用后,这祖传功法一直在持续成长--相信我,我有能力与那白发一战!”

    “这一战必将发生!可是,绝对不是现在!因为现在的你,只是一只可怜的毛毛虫,那个白发SSSS感染者一把就能捏死你!”蓝海闯进医务室,大声地嘲讽着白小飞。

    但是立刻,蓝海有些尴尬地一笑:“这话不是我说的,是玲珑。”

    “怎么?我哪里说错了?就算这姓白的傻小子有什么祖传功法,可他现在根本没有融会贯通,到达功法大成的境界,现在去找白发救他的小情人,可不是找死是什么?”玲珑嚷嚷着--自然,在外人看来,依然是蓝海在说话。

    邪恶姐和一加二在旁边看得目瞪口呆:“人格分裂?不,这真的是灵魂转移!天哪,原来人真的有灵魂,还可以寄居在人家身上,没准还能夺舍重生--好可怕,原来仙侠书里说的都是真的!我身体里如果有个男人的灵魂居寄着,我绝对受不了!这半男半女的,比人妖还可怕。”